彻骨伤

婉苍 四

“苍儿!我是~”身体剧烈地抖动,婉苍从睡梦中清醒过来,心跳如擂鼓,婉苍坐起身,身体颤抖得厉害,周身感觉湿哒哒的,这算什么?噩梦?还是~chun 梦?黏在身体上的衣服让她很不舒服,她便打算沐浴净身,而看到褪下的衣服,她震惊不已,亵裤上鲜红的血渍昭示着这一切并非虚幻,难不成她真的在梦里破了身?!

这几日她仍是在店里帮工,而自那夜以后她再也没见过阿淑和夏洛,那夜之事和那个荒诞的梦扰她心神,她近日无法做到清心寡欲,闲暇时候她便会抄写女训安定心神。

等她再见到表姐阿淑的时候,一切都变了样。她变得愈加消瘦,她正在赏罚院训斥着奴儿。这几日她不是没有听到什么风声,都传表姐夫​夏洛移情别恋,与侍女奴儿暗通款曲,想来那夜阿淑寻药想与夏洛增进感情也在情理之中。阿淑派人将奴儿打了几十大板之后,让人把她拖进柴房。奴儿周身血痕交错,眸中满是怨恨,口中嘶吼道:“林淑你不得好死,我绝不会放过你的!我要让你们全家人陪葬!”奴儿狰狞的面孔甚是骇人,婉苍不禁打了个寒颤。阿淑从来风雅大气,婉苍也从未见过如此手段的阿淑。阿淑看到婉苍,眼中溢满复杂之色,有挣扎,有无奈,有心疼,甚至还有一丝丝担忧!她把身边人打发了,从婉苍身边走过,一脸的倨傲无情,在外人看来,她的确变了好多。而只有婉苍知道,她还是那个阿淑,她所做这一切一定有她的苦衷,因为她听到了阿淑飘来的声音:“今夜亥时来找我!”

今夜罂粟花的花香比以往更加浓烈,月色黑沉,婉苍走在去往阿淑院落的路上,两小娥正在窃窃私语,并未看到到婉苍的身影,婉苍就这么刚好不好地把他们的话全都听了去,

“听说,奴儿已经在柴房化成了一滩血水,这大小姐平日里和蔼近人,怎如此心狠手毒?”

“这人心隔肚皮,谁能想到最重礼仪名节的夏洛姑爷竟也是个花花公子,这估计是怕见到大小姐,离家出走到现在都没回来。”

“这可不好说,说不定夏洛姑爷跟奴儿一样已经被大小姐给……”

“可别乱说,小命还要不要了!”

……

见两小娥身影渐远,婉苍正要上去说道一番,却被人抓住了手臂,婉苍回头,竟是阿淑,她此时眉头紧锁,面色憔悴,对着她摇了摇头。

回到房中, 婉苍说道:“你为何不让我上去教训他们一番?”

阿淑叹气,心道:已经不重要了!夏洛执念太深,迷失本心,此难在劫难逃,这本是林家的罪过,万不能也让苍儿遭此横祸。
“我已经给你备好了干粮,你今夜离开林家吧!”

说着拿出一枚通体清澈刻着云纹白玉簪交给婉苍,你带着它去西岚山找汪志宸,他看到此物必然会收留你!

西岚山?那个听说只有人进无人出的神秘之地?汪志宸这号人物  更是听都没听说过。

“姐!你是要赶我走吗?苍儿要是哪里做的不对你告诉我,我一定改到你满意为止!”阿淑定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,不然万不会说出如此的话。

阿淑背过身去,“你就……是 姐姐我善妒,一切能够伤害到我和阿洛感情的隐患,我都要除去!你走吧!我们林家留不住你了!”

不可能!婉苍根本不相信,阿淑应当知晓她从未对姐夫夏洛有过觊觎之心!

“阿淑!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的事了?我可以帮你!”

“没有!就是想让你离开!”她背对着婉苍,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“好!”婉苍也不想为难她,既如此,离开或许对她和夏洛都好吧!

阿淑真的是一刻也容不下她,连夜将她赶了出去!身后还有几名壮士跟随,生怕她会回去。

婉苍来到一家客栈,此时早已不知林家在何处,离开崇明城已有五日。她问到:“店家,请问这里离西岚山还有多远?”

店家指着门口的方向:“喏,那就是西岚山!”

望着他指的方向,竟然白茫茫的一片,“那是……山?”

“对!是山!被雾气环绕,完全看不出是座山!此地离西岚山还有一日脚程,公子还是明日再赶路吧!”

眼下落日西下,婉苍亦为疲乏,“也好!”

婉苍 一

外面更深露重,她百无聊赖 ,从房中出来,弦月高悬,她沿着走廊一路往前……

她叫婉苍,是个孤儿,外祖母临终前将她托付给林家,林家富甲一方,是崇明城有名的望族,她在林府虽无父母至亲,但是因为有表姐阿淑的帮衬,并未受什么委屈!

在走廊的尽头,婉苍隐约听到表姐阿淑的声音:“这药确定管用吗?”

“自然是管用的!”

“用多少会有反应?”阿淑问道

“一滴即可!”

婉苍觉得蹊跷,她的认知中,表姐知性美丽大方,怎会在夜间避人行事?

见送药的人即将离开,婉苍便打算跟上去问个究竟,迎头却碰到了一人,她瑟缩着身躯说道:“奴儿该死,夜间路黑,奴儿走的急,冲撞了婉苍小姐,请婉苍小姐莫怪!”

婉苍揉了揉额头,这人她是认得的,曾经是舅母身边的丫头,婉苍不想跟她纠缠:“无碍!以后小心便是!”

而此时抬头,早已没了送药的老婆子身影。

翌日,婉苍被阿淑派人叫到商铺代工,按理说这账房先生一直是表姐夫陈洛在做,婉苍从未插手商家的事,这又是为何?

陈洛是三年前入赘到林家的,表姐阿淑和陈洛情深意笃,当初不顾外人的议论勇敢结合,真是羡煞了旁人!舅父死后,阿淑接手了林家的生意,有了陈洛的帮助,林家生意兴隆,财源广进!一切都是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近日来,发现表姐阿淑总是愁眉不展,问她发生了何事,她却闭口不言,心事重重的样子让婉苍甚是担心!

来到商铺,小二正热心的照顾客人,婉苍终于得了功夫,问他:“表姐夫多久没来上工了?”她知晓不到万不得已表姐夫妇怎么让她来帮忙。

小二叹了一声:“咳!五天没来了!”

五天!在林府也大约五日没有看到陈洛的身影了!想到昨夜表姐寻药的情况,婉苍心下一凉,难不成陈洛真的发生了什么事?

婉苍本想早点下工回林府问问情况,而今日商铺的活却异常的多,一直到戌时才忙完!

回到林府,一如往常一样,阿淑喜静,院落清雅别致,随风飘荡的灯笼照得走廊忽明忽暗,婉苍越往前,脚步越觉得沉重!

忽而在前方,婉苍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,没错,是表姐夫陈洛!一阵凉风袭来,婉苍后脑一沉,眼前也驾起了迷雾,她揉了揉双眼,眼前便再次恢复如初,她疾步向阿淑的院落走去!

前方隐隐传来表姐清清浅浅的呻吟声,婉苍手心发凉,内心说道“阿淑千万不能有事啊!”

阿淑的声音愈来愈近,破碎的,娇媚的,还伴随着男子的喘息声,还有其他一些不和谐的声音,

婉苍跑过去,看到眼前的情形石化在门口!

这……这……